第三天——初学道

2018/2/11
    今天是在Les Elfes滑雪的第一天。昨晚翻来覆去睡不着,今天早上也一大早六点半就醒来了。学校要求我们七点四十五分下到楼下吃早餐,于是我就一直等到七点钟,才听见闹钟起床,准备刷牙洗脸换衣服。
    睡眼惺忪地走到洗手间门前,敲敲门,里面一个声音生气的说,我在换衣服呢!我出来后就轮到XXX,然后是YYY,在之后是ZZZ,你就排在我们后面吧。原来我不是起得最早的,抢不到洗手间。我们的房间算是这层楼最大的,里面分成两个小房间,每个房间住四个同学,所以一共有八个同学要共用房间角落的洗手间(假如早上每个人要在洗手间里呆十五分钟,那么假如我排在最后我就要等上将近两个小时)。
    终于洗漱完后在下楼吃早餐。这里吃的是小型“自助餐”,在所有餐桌的中间有一张放着所有食物的桌子。往桌上看,真是口水直流——面包沾巧克力酱,热巧克力奶,美味的黄油和果酱……于是大家赶紧每样都拿一点,一直吃到二十五分钟后要集合了,这才赶紧上楼拿滑雪装备,去穿滑雪鞋(出了小木屋的门后可以看见右边有一个大斜坡。沿着往下走左侧有一扇小门,里面是一个仓库,放着各种滑雪板,雪橇,滑雪时用的两根棍棍和头盔。我们就进去换鞋,把平时穿的保暖鞋留在那里)。
    穿上滑雪装备,一瘸一拐地走到滑雪巴士站(因为滑雪鞋太紧了,腿关节不能动)。据说瑞士是滑雪人口很多的国家,果然不假。巴士一开门,就看见整个巴士里面挤满了拿着滑雪装备的人们。年纪大的六十岁有余,而年幼的只有两三岁,车门一开都摇摇欲坠,仿佛要掉下车来。

    这是我第二次滑雪,第一次是在北京的一个滑雪场。那个滑雪场只是单纯由几个铺满坚硬的人造雪的斜坡,平平的。我想这次来到瑞士这么有名的滑雪场,一定会大很多,但是一直想象不出来那样的场景。直到巴士停下后,我们一个个扛着滑雪板下了车(我们还没有那两根雪杖{英文叫poles})。
    首先映入眼帘的并不是大大的招牌,不是长长的滑雪道,也不是插在地上的各种颜色各异的旗子,而是几座壮观的雪山!这几座雪山和我们从Les Elfes小木屋里往外看到的不一样,山上看到最多的是雪,然后是穿着花王绿绿滑雪服的游客,点缀在雪山上,最后才是零零星星露出雪外的怪石。
    我们的的教练(Instructor)叫做James Allott,我们叫他James。他是美国人,十九岁,也是最近才来Les Elfes工作的。他虽然不像其他教练一样那么搞笑,但是很温柔,很专业。教练带着我们一队八个人,开始爬雪坡。这是我爬坡最累的一次经历了。因为腿关节不能动,雪地又特别滑,我们必须侧着身子(增加摩擦力)一寸一寸地挪上山。刚挪了不一会儿,两个滑雪板就又出问题了。它们本来是卡在一起的,但是一旦没有把它们抓稳,它们就会松开,并且掉在雪地上。于是又只好弯下腰捡,然后继续往前挪。
    终于,我们到达了今天的目的地——初级道。这条初级道其实和北京的很相似,但是一踏上这里的雪,就发现比北京的柔软许多。如果说有这样的柔软程度叫做雪,北京滑雪场的只能叫做冰了。维毕尔滑雪场不但雪质好,仔细看会发现坡道上有很多供游客练习拐弯的障碍物,这样难度就增加了很多。
    我还不怎么会拐很大的弯,于是就小心翼翼地迈出了第一步,在教练的带领下滑到了坡道的中间。教练继续教我们转弯的要领,让我们自己滑剩下一般坡道。我非常小心地绕过了所有的障碍物,非常兴奋,没想到,在接近坡道结尾的时候,却怎么都刹不住车了。我的心砰砰地跳,但还是保持冷静,没有叫出声来,努力想办法停下来。眼看着离坡道的结尾越来越近了,我还是以一个较高的速度前进,停不下来。突然,我急中生智,看到初级道的结尾竟然有一张红色的大网,想必就是用来保护我这种刹不住车的初学者的。本来这个设计非常好,但是现在网的前面竖着几个滑雪板。如果撞上去肯定很痛……但是我别无他法,也只好瞄准了红网撞了上去。
    就这样,我的头撞上了其中的一个滑雪板,脚下一空,摔在网上,身体扭成了一个球。随着“咔嚓”一生,我的两个滑雪板因为被我的腿扭到了极限的角度,自动脱落了下来。我终于停了下来,检查了。还好出了额头的一小块被撞成了蓝色,我的其他地方都没有事。
    我们练了一天,非常累,最后还是徒步走回了Les Elfes小木屋。换鞋,洗澡,刷牙,为今天下午的活动做准备。我们一周的活动都被记录在了这张表上。活动表(是最后一天拍的,很急,所以有点模糊)这天下午我们玩的是狼人杀。(Werewolf)


评论(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