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篇‎ > ‎2018新西兰之旅‎ > ‎

第六天——4月3日

2018年UWC新西兰(6)

Celia Celia的足迹 前天

  早上天还没亮,睡眼惺忪地把自己很重的黄色行李箱拉上了大巴,然后还在迷迷糊糊之间,大巴就开了,就这样离开了那个被图腾气息笼罩着的毛利人教堂。

    大巴开了好一会儿,我才完全清醒过来。这时听到老师介绍今天的行程如下,简单来说,就是水陆联运,翻山越水,去玛纳波里湖上的Navigator号轮船上活动。今天晚上,我们还会在这个轮船上过夜。

4月3日  今日行程
  1. 坐很久的巴士到达一个小码头A

  2. 乘坐小快艇到达小码头B

  3. 换乘巴士No. 2到达小码头C

  4. 登上Navigator号轮船

  5. 畅游玛纳波里湖,并在Navigator号上过夜。

    大巴在中途特别停在一个超市旁,让我们去采购零食,于是我买了限量版曼妥思吃。这种限量版的糖上面印了一些图片,指示你去完成一些任务,比如让你拍一张自拍,握个手,或者讲一个笑话。这本来是方便情侣初次约会时可以借用来缓解尴尬场面的,到了我们这里就变成有效治疗晕车的药了,巴士也是走了real久,到下车的时候这一筒糖已经被我们全吃完了。


我和婧瑜拍自拍,她还在云里雾里的状态。


    到了码头A,我们边等快艇边吃了午餐——两个三明治和一个橘子。

    这是一艘三层的快艇,上去以后大家都赶紧爬上露天的顶层拍照片。只是快艇的速度真是不得了,因此开船以后的风也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来来来,感受一下风的威力。这是开船前挺正常的青春少年:


    开船后就变成了这般群魔乱舞的光景了:


    下了快艇以后,还需要再走一段陆路,于是我们又继续去坐巴士No. 2。 

在等巴士的时候

   在等巴士的时候,Mr Dura走了过来,一脸坏笑地问我们玻璃窗上的是什么。我们一看,玻璃窗上竟然密密麻麻地趴着很多黑色的小虫子。原来这就是在新西兰人人喊打的Sandfly。在来新西兰之前妈妈还特地想尽办法给我千里邮购了新西兰本地产的专门对付Sandfly的特效驱虫水(邮费比驱虫水还贵),但是来了之后我却完全忘记了这回事,一直把驱虫水塞在大行李袋里,没有随身携带,现在到了关键时刻就用不上了!此刻,我心里的后悔指数飚升一万点啊!


   Sandfly放大了看是长这样的:


   被咬了就是这样的惨状:


    看着黏在玻璃窗上蠢蠢欲动的小昆虫,我登时心里一阵发麻,于是在上了巴士No. 2之后,我和婧瑜马上急速研发了一套驱虫操——每分钟不停歇的挥手臂+跺脚+抓头发以避免粘上Sandfly。后来婧瑜因为觉得太费劲就放弃了,我还是坚持了下来,结果到下车的时候她已经很悲催地被咬了3个很大的包,我就侥幸逃过一劫。


    来到码头C,终于看见Navigator号轮船啦。这是第一眼的印象:


    它看起来有些旧了,但是带着些岁月的沧桑还蛮有点酷酷的感觉,不知道里面会是怎么样的呢?

    答案是:非常豪华!特别是餐厅,地毯是苏格兰风的格子图案,挺有格调的,摆放着清一色非常考究的真皮椅子,桌上还搭配着带有古典宫廷风格的灯饰,很有低调奢华的年代感:


    安顿好随身行李以后,我们的活动就开始了。大家分组轮流登上一艘像救生艇一样的小船,驶到离岸非常近的潜水区域,去欣赏周围的山林美景。这天天色阴暗灰蒙蒙的,景色实在美不起来啊,大家正兴趣缺缺,带队的Ms Chew和UWC所有其他科学老师有着完全一样的偏好——就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让大家思考数学或科学问题。只是......这些问题真心不吸引啊:大家数数看,沿岸有多少棵树?......看,这些树的形状是不是像等腰三角形?让我们一起来回忆一下,等腰三角形有什么特点啊?......

    好不容易挨过这段无聊的时间,终于开始返程了。返程的路上,竟然有惊喜。我们经过一个小岛,远远就看到岛上有一座颜色亮眼的小木屋,红褐色的屋顶,白色的墙面,在一片沉闷的灰蒙蒙中就像猛然吞下一颗薄荷糖一样,让人瞬间refreshing了!随着离小岛越来越近,我们看到,小木屋门前的台阶一直延伸到岸边的水线以下,想象一下,住在这里,可以随时走下来坐在台阶上,边欣赏湖光山色,边感受湖水一下下拍打双脚的冰凉惬意,简直像神仙一样啊!忽然看到小屋旁的树上还挂着一个红色的气球,主人一定是个充满童心的人!真可惜没有带相机没能把这一幕拍下来。



    回到船上,我和婧瑜休息了一下,就开始到处探索起来:

    我们跑去游戏室下了几盘象棋和跳棋,又到餐厅享用了美味的南瓜汤,热气腾腾,营养又健康:


    最后,最精彩的活动出场了——跳冰水!

    大家穿好泳衣,排好队,站在船尾,轮流跳到冰冷的湖水里!

    这个活动看起来似乎很容易,但实际上非常可怕。


   从旁边看起来,船尾的起跳点离湖面并不太远,但当你真正站在船的边缘,准备往下跳时,却发现自己在冰冷的风中瑟瑟发抖,突然丧失了跳下去的勇气。因为往下看去,湖水完全没有学校游泳池水的那种澄澈透亮,加上天色渐晚,湖水一片黝黑阴暗,深不可测,你完全不知道跳下去之后会发生什么!我站在船尾,第一反应就是不想跳了。但是看着同学们一个个地跳下去,老师又在旁边鼓励大家走出自己的舒适区,于是决定还是跳吧(其实你也根本没有退路可逃了)。

   虽然思想上做了跳的决定,但是等到真的轮到我和另外一个同伴跳的时候(因为我一直犹犹豫豫的缩在后面,所以轮到我时已经是全部同学里的最后一组了),我们俩站在起跳点上都很害怕,站在那里做心理建设做了足足1分钟,还是迈不出那一步,这时一个老师走了出来,不耐烦地大吼了一声:快跳快跳,我们收摊了!我们两个都被吓得一愣,然后双脚一软,很没形象地直接栽了下去。

一头扎进水里后,眼前是一片深绿色,湖水挺浑浊的,光线暗淡,所以什么也看不清,冰冷的湖水疯了似的涌进了泳衣,我浑身顿时冻得一阵刺痛。没过两秒钟,我的皮肤就被冻得麻木了,完全感觉不到湖水的温度了。我被这麻木的感觉吓得一惊,觉得快要失去对身体的控制了,于是什么都顾不得了,赶紧往上游,幸好游泳的本能还在,很快我就浮上了水面,眼前的视线一下明亮清晰起来,我的心里才略略一松,赶紧爬上了船。而这一切不过是发生在短短10秒之内。

爬上船后我赶紧裹上毛巾,定了定神再往湖里看,只见很多同学还在湖里游泳、玩耍。在一刹那间,我的心里涌起了一点后悔,一点失落,还有一点鄙视自己。其实这个挑战真正做起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自己刚才那么慌张,完全是因为之前没有经历过,心里没有底,所以怕这怕那,想得太多,才会犹犹豫豫,甚至想要放弃。所谓走出舒适区,其实不一定是那挑战本身真的很难,而更可能是自己在心理上给自己设置了限制,让自己觉得很难。要打破它,有时候反而需要一些盲目的勇气,简单来说就是不要想太多。下一次如果再参加这样的活动,我应该会好好在水里游一会儿,再潜下去看看能不能找到点鱼或者水母什么的吧。


    这一天的晚上,Navigator号就直接抛锚停在了湖中央,湖似乎很大,因为放眼望去,在距离很远的地方才看到一点点湖岸边山林的踪迹,甚至会给人一种错觉,我们好像停在了浩瀚无边的大海上一样。而我们今晚,就要在这样的孤零零的船上过夜!

    虽然大家是住在不同的房间里,但是最为诡异的是,每个房间都是没有门的,房门口只挂了一块薄薄的帘子稍微遮挡一下。Ms Chew担心我们不好好休息,于是临睡前在走廊里来回踱步,警告我们说:“你们注意了,你们的房间是完全没有隔音的,你们任何动静我都听得清清楚楚,所以要好好睡觉!不要搞小动作!”好不容易等到她消停下来,回到她那间唯一有房门的睡房关上门睡觉,我们才松了一口气。

    正想和婧瑜聊上几句,这时候房间里响起Maggie响亮的呼噜声,真的是好响啊,简直有点响彻天际的感觉;不一会儿,Emma开始一晚一度的梦游了!只听原本已经熟睡的她,忽然开始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直接坐起来手舞足蹈,发出各种声音,接着突然听到“咚”的好大一声,我转头一看,哎呀,她整个人跌下床了!摔了这么一大跤,她终于醒过来,搓搓眼睛抓抓头发,爬上床又继续睡了。我和婧瑜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等到Emma重新睡熟,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然后开始热烈地聊起天来(要知道如果不够热烈不足以抵挡Maggie的鼾声啊!)。正在这时,伴随着“吱呀”一声,门帘上映出清晰的隔壁房间房门打开的影像,我心中暗叫不好:Ms Chew开门出来检查了!这时婧瑜还在热烈说话中,我赶紧制止她,听着Ms Chew的脚步声走近我们门前,停了好一会儿,这时Emma又开始嘟囔起来,和Maggie的鼾声简直像二重唱一样,此起彼伏,我实在忍不住,只好捂着嘴巴把笑声生生吞回肚子里,低头盯着自己的肚皮一起一伏的,都快憋出内伤了。好在Ms Chew经过耐心的倾听,终于得出了正确的结论,转身巡查其他房间去了。随着脚步声远去,我和婧瑜互抛了N个眼色,也不敢再聊,转个身老实睡觉去啦。


点阅读原文看我们这次来到的景点



Comments